yabovip888

  • <tr id="YifnPw"><strong id="YifnPw"></strong><small id="YifnPw"></small><button id="YifnPw"></button><li id="YifnPw"><noscript id="YifnPw"><big id="YifnPw"></big><dt id="YifnPw"></dt></noscript></li></tr><ol id="YifnPw"><option id="YifnPw"><table id="YifnPw"><blockquote id="YifnPw"><tbody id="YifnPw"></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YifnPw"></u><kbd id="YifnPw"><kbd id="YifnPw"></kbd></kbd>

    <code id="YifnPw"><strong id="YifnPw"></strong></code>

    <fieldset id="YifnPw"></fieldset>
          <span id="YifnPw"></span>

              <ins id="YifnPw"></ins>
              <acronym id="YifnPw"><em id="YifnPw"></em><td id="YifnPw"><div id="YifnPw"></div></td></acronym><address id="YifnPw"><big id="YifnPw"><big id="YifnPw"></big><legend id="YifnPw"></legend></big></address>

              <i id="YifnPw"><div id="YifnPw"><ins id="YifnPw"></ins></div></i>
              <i id="YifnPw"></i>
            1. <dl id="YifnPw"></dl>
              1. <blockquote id="YifnPw"><q id="YifnPw"><noscript id="YifnPw"></noscript><dt id="YifnPw"></dt></q></blockquote><noframes id="YifnPw"><i id="YifnPw"></i>
                明天是:

                十四英烈与珍溪反动义士陵寝

                2014-09-01 09:33:14 泉源:


                ——记发作在涪陵区珍溪镇的剿匪战役

                 

                珍溪镇人民当局在珍溪义士陵寝立的碑序

                珍溪义士陵寝内宏伟的反动义士留念碑

                珍溪义士陵寝内留念碑基座上的题刻

                 

                    在位于涪陵区珍溪镇东长江岸边的彭家山上,有一座从三峡移民后的场镇迁徙而新修的反动义士陵寝。

                    以留念开国初在珍溪剿匪战役中捐躯的14名兵士的珍溪反动义士陵寝及留念牌,成为现在涪陵区州里中最宏伟的留念碑,被誉为长江沿线一颗灿烂的白色明珠。

                    停息暴动

                    维护重生反动政权

                    1949年11月28日,我人民束缚军指战员进入涪陵城。今后,这座位于长江与乌江交汇之处的巴国故都取得重生,揭开了新的一页。

                    但在1949年末至1950年终,涪陵境内百姓党剩余权力不甘失败,串联勾搭县境表里百姓党剩余权力,趁我人民束缚军主力离涪开拔成都等地围歼胡宗南团体形成境内力气绝对单薄之机,按隐蔽于川湘黔鄂四省接壤山区的原百姓党酉阳(即百姓当局四川省第八行政督察区)专署专员酉阳人庹贡庭及其所建立的“川湘黔鄂大众自卫军”革命构造的旨意,在境内及其周边地域相继建立了“长涪丰垫反共游击纵队司令部”、“中华百姓反共救国团”、“中华保国救民军(又称九路军,意比八路军还多一起)总指挥部”等革命武装构造,希图颠覆重生的人民政权。

                    开国初期的涪陵土匪反反动武装暴动,起首是在辖区内的长江北岸发作,其次南岸土匪发难与之照应。于是,一场停息土匪反反动武装暴动的剿匪妥协,就在方才束缚的涪陵境内由北向南睁开。

                    军地协同

                    打扫江北刀匪暴动

                    1950年终,涪陵县保沙乡(今属垫江坪山镇)万家坪人、百姓党间谍、原江北区交警团团长邬孟儒,与涪陵县沈故乡(今属垫江坪山镇)道场嘴人、黄埔军校身世的原百姓党涪陵县团管区大队长谭耆(又名谭行易)等人,调集涪陵县北岸的第四区(今涪陵区珍溪、百胜及垫江南部和短命东部局部州里)的沈家、珍溪、百胜、仁义、百汇及丰都社坛等10多个州里的刀儿教教徒,在沈家场树立“长涪丰垫反共游击纵队司令部”,下设涪陵、丰都、垫江及短命支队和多个直属大中队,强盗有2000多人,有600条枪支。

                    2月10日,湛克明、汤邻、罗银灿等人集合涪陵的百胜、珍溪、隆兴等地刀儿教教徒,在涪陵双河场建立“中华百姓反共救国团”,强盗1000余人。同日,小股刀匪在永义乡暴乱,严酷杀害住乡任务职员何敏若等三人。至此,拉开了县境内革命武装构造及其强盗悍然向我重生人民政权防御的尾声。12日早上,邬孟儒、谭耆指挥数百刀匪围攻位于飞龙场的四戋戋公所。撤到二楼一低土墙碉楼内的区公所任务职员,对峙战役两天,打退刀匪的数次防御,最初在从涪陵赶来的36师独立营酒同文的连续兵士的增援下失掉突围。

                    排除飞龙场区公所之围后,涪陵剿匪指挥部指挥长张茂清、政委刘岳所带领的200多人与酒同文营长所率独立营局部指战员,在外地干部群众的支持下,先后对周边左近的鹤游坪、沈家、茂盛及丰都社坛等地残匪停止追剿。不久,在根本停息其暴动后前往长江边的涪陵珍溪。

                    十四英烈

                    抛洒热血长逝珍溪

                    1950年2月12日(夏历元旦)上午,独立营八连兵士在营长酒同文率领下,衔命从涪陵前去飞龙场增援早上被刀匪包围的四戋戋公所任务职员。

                    由12名兵士构成的连队尖刀班,在副班长刘孝忠的率领下担任行军打前线。当尖刀班在珍溪登陆途经母猪沟双柏树时,被以杨泮池为头目的珍溪刀教徒伸开福等人发明。伸开福等人立刻向刀匪喽罗作了报告请示。外地刀教匪首敏捷调集数百刀匪在杨柳湾左近,解围了在军旗指引下,高唱“三大规律,八项留意”歌曲,在街上前行的尖刀班兵士。忽然,数百名刀匪高喊“杀呀!砍呀!”挥动大刀向束缚军兵士冲了过去。面临敏捷冲过去的刀匪,尖刀班兵士们见义勇为,还不绝地向不明原形受骗当刀匪的人作表明。束缚军兵士通知他们:“你们是遭到了田主、玄门头目的蒙蔽,放动手中的刀,投诚不杀!”

                    即便是束缚军兵士在宣传、瓦解没有起到作用时,依然只是鸣枪正告。但刀匪听而不闻,照旧提倡猖獗的防御,扑向了12名兵士。据外地的老人回想说,刀匪砍的砍、追的追,好几位束缚军兵士就地就被刀匪严酷地砍去世了。有几名兵士被刀匪追到长江边沦陷稀泥里,被刀匪杀害。最初,终因众寡不敌,全班兵士捐躯在刀匪的屠刀下。

                    酒同文营长所带连队主力随即赶到,又被这帮刀匪解围。在喊话不可的状况下,兵士们侵占了左近的一座碉楼,高高在上应用有利地形架上机枪等与刀匪停止剧烈的战役。在阅历约莫半个多小时的对峙之后,伸开福等人见事不妙,带着刀匪兔脱。在刀匪兔脱后,酒同文营长所带连队主力随即向飞龙场疾驰。

                    13日早晨,珍溪刀匪将留驻珍溪的一名束缚军兵士严酷杀害在街上的利民棉纱店。14日,又一名束缚军兵士被珍溪刀匪杀害于双柏树左近。

                    迁建陵寝

                    打造基地凭吊先烈

                    在涪陵江北剿匪战役中,先后有14名束缚军捐躯在珍溪,外地当局和老黎民不断惦记捐躯在这里的束缚军兵士。

                    就在发作刀匪围攻束缚军兵士当天,中央任务职员就构造左近老乡清扫战场。老乡们将受伤的束缚军扶上船送到涪陵治疗,将捐躯的束缚军兵士遗体背抬到张爷庙里,请外地文明人廖伯齐识别番号姓名,并在木牌上写上标志。

                    1952年,在杨柳湾埋葬义士的中央立起了石碑。这14名英烈是刘孝忠、刘先良、陈福德、徐全胜、陶坤、洪贵亮、杨怀吉、谭道祥、伍初堂、赵西岳、李清和、杨林、徐天书及谢阿乾。他们来自河南、湖北、陕西及四川等地。

                    为了便于对义士们的永久的仰望留念,1975年10月,中央当局拨款在珍溪方家二组一个叫“神仙口”(今珍溪镇西岳街与临江路交汇处的涪陵十二中左近)处,重修一座占地一亩许的青砂石为主的义士塔。塔上撰写有碑序,并题刻有义士姓名、籍贯及生前地点队伍的番号等,还将义士的遗骨迁来埋葬于塔内。上世纪80年月初,笔者就读于涪陵十二中时,课余工夫也时常到义士塔,仰望为共和国荣耀捐躯的束缚军兵士,惦记反动先烈的劳苦功高。

                    2012年终,中央当局多方筹资,投入200余万元,将义士塔全体搬家至东桥村彭家山上。在这座占地2000余平方米的义士陵寝里,除有开阔步道和广大的广场外,另有书有“反动义士永垂不朽”的留念碑。留念碑下部为四副浮雕,基座上除题刻有“生的巨大,去世的荣耀”题词之外,还题刻有义士姓名籍贯及队伍番号,以及碑序等外容。

                    现在,这里不只是反动先烈的长逝之地,更是人们登高凭吊思念的好行止,成为中央展开爱国主义教诲的一个基地。

                    文/图 王小波